作者 主题: 一场游戏一场梦  (阅读 613 次)

一场游戏一场梦

« 于: 2005 三月 03, 下午 08:56:45 »
Open quickbuttons

幽悠清骨


  • 访客
第一次买古墓是在三年前的武汉,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反正那次一气儿买了很多游戏,好像是因为外地的盘比北京的便宜,虽然也只是盗版。我上的是军校,当时只有队副房间里有一台电脑,只是想在他的电脑上试试游戏有没有什么问题,装上后一看,我被那画面震撼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3D游戏,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劳拉,劳拉在副队长的操控下上山入水,真的让我目瞪口呆。一个月后,副队长终于通关了,也把古墓重新还给了我,在这一个月中,副队长特和善,不像以前,老板着脸,我们在背后笑称英雄难过美人关。
  放假回到北京,才发现我的电脑已经作为炒股的工具了,那时年少的我充满了浮燥,也跟本没有心思踏下心来做一件事情。转眼三年过去了,我终于又拥有了一台自己的电脑,我指名道姓的要求电脑供应商送我一张正版古墓丽影,他们惊诧一个女孩怎么会玩一个过了时的冒险游戏,我无暇和他们争论,只想着赶快回家,见劳拉,可能是想重新找到那种在学校感觉吧。昨日那些和我一样喜欢古墓的同学,今日不知在何处高飞,那个曾经信誓旦旦要一同玩古墓的好朋友也为了出国,穿梭于使馆和中介之间。为什么道别离,又为什么在一起,谁也说不清楚。怀着对昔日田园诗般生活的怀念,和对诸多现实问题的忧虑以及对未来无知无措又心存幻想。这些种种,让我只想进入劳拉自由的世界,脱离现实的束缚和那份安全,去追求那种从未体验过的潇洒和苍凉!
  终于开始了,我陷了进去,劳拉置身于雾气迷朦的空间,充满着引人幻想的魅力,即使死亡,也显得异常美丽。劳拉的神秘,一半缘自她骨子里的美丽,一半缘自她早些时候的经历独特气氛的浸染。那时的我没玩过任何游戏,真的傻的可以,一个组合键都不会使用,没有攻略,没有秘籍,没有任何人的指点,跟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一片茫然,竟也一个人摸爬滚打过了五代的第一关,历时一个星期,真的不可想象。不过,这也是我最自豪的地方,因为所有的动作都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就这样,劳拉在我的指挥下小心翼翼的前进着。都说女人是防守型的,对于我来说,这句话没错,我从不让劳拉贸然前进,在我手中,劳拉是一个谨慎而勇敢的女孩,接下来的日子就好过多了。因为我想到了网络,在这里,我看到了不同版本的攻略,也得到了许多朋友的帮助。但朋友们都说我是个**的女人,骨子里就充满着操纵别人的欲望,可我却一直认为我只是让劳拉在帮我做我想做却一直做不到的事情,没有多少人会希望自己的命运之河布满暗礁、急流与险滩。可是人人又不愿意自己的生活一成不变,波澜不惊,过着今天,知道所有的明天,人总是需要一些程序外的剌激,意外的情节。我知道我缺乏冒险精神,是个循规蹈矩的柔弱女孩,正是因为这样,劳拉的每一次飞跃,每一次翻腾都让我晕眩,也让我为之疯狂,她的每一次因为我的受伤,每一次牺牲,也同样让我心痛不已,虽然她每次都能神奇的复活。她的这种坚韧同时也让我看到自己骨子里的执着与坦荡,说实话,我过的很顺,还没有什么事能让我这样的费尽心血,但是劳拉,这个虚拟的人物却让我痴心不改,真正的原由就是它给我寻常的人生增加了意外的情节,我爱这种意外!
  我发现我也真的爱上了劳拉,虽然我跟她一样是个女孩子。现在,我已经玩到了最后一关,我怕结束,我怕从梦醒来,我真的喜欢这种亦幻亦真的感觉!无限的荒漠,枯枝,怪石,这些自然景观虽与一日千里的现代化进程背道而驰,但都成为时常的灵感填补都市生活的精神空虚。陌生的人,陌生的景,陌生的道路,陌生的气息,意外的情节在每一个路口等待着我。当我看到风梦秋说他愿成为古墓旁最老的树时,我仿佛看稀少的叶片让他显得有些孤独,但他就站在那里,安安靜靜的守着他那片小小的疆土,还在痴痴的等。
  我也愿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的欣赏这美丽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