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我爱劳拉  (阅读 720 次)

我爱劳拉

« 于: 2005 三月 03, 下午 08:55:30 »
Open quickbuttons

wanglurui


  • 访客
第一次见到劳拉是在同学玩3代的时候,那时我正准备去晚自习,经过同学寝室时发现有俩同学正在电脑前激烈的讨论着,屏幕里有个画面艳丽的场景和一个在里面跑来跳去的女孩子,从来没见过如此精美细致的画面和如此有趣的过程还有能与现实媲美的真实感的游戏的我惊呆了。从此我记住了她,那时我读大一,同学告诉我,“她”叫古墓丽影。

后来有了条件--寝室里租了电脑,我与是从一代开始玩。一代好比初恋,发现一个简单的技巧动作就好比发现新大陆般兴奋,我独身一人慢慢地摸索着,给我印象很深的是第3关中的齿轮和轮轴,刚开始走过索桥,看见墙上插着几支木棍,不知是干什么用的,按了半天“ctrl"什么反应也没有。找恐龙洞花了我好长时间,几乎放弃,恐龙洞的入口处太暗了,真的不好找,但找到后真的好满足,而且吃惊不小,从洞口滑进去,竟发现了恐龙!!!我记得幼儿园时看见过一本小人书中曾有过一样的情节:在地下洞穴中发现恐龙。只不过那次是个部队,而这次是个女孩;那次是文字加黑白画;这次是几近真实的身临其境。还有一关中的5个拉闸也费了我很长时间才知道怎么拉--原来门上有暗示,我怎么这么粗心呢?对,游戏里好多地方都需要细心留意和耐心寻找,还有发散的思维与求证;在这过程中,又能领略到文化古迹的魅力,广而言之--我们人类所存在的我们所能感知到的世界的魅力。如此真实地游览世界的同时有趣地思考,这正是我喜欢她的原因。还有那个动作和劳拉一样的浑身香肠色的干尸,也蛮有趣的,我希望6代能多一点这类的解迷。

2代里“the floating island"的诡异画面,“40 fthm”沿着水底的发亮的石柱块找到出口等等都很爽,画面也比一代有了很大提高。但我觉得3代画面的提高最大,而且游览的地方也最多;一代在埃及,二代是威尼斯和中国,三代劳拉足迹为印度部落,内华达沙漠,南太平洋群岛,伦敦城和南极洲。四代我觉的是最难的一代, “the lost library"里的巨大齿轮旁边的金黄色的盖子不知道为何物,按了半天“ctrl"也没动静,后来才知道,劳拉站的方位要正确才能掀得开,这可让我思考了一整天!“cleopatra's palaces"关里我拿到了4个甲虫宝石,嵌入金字塔模型上,可就是没发现其中有假的;“pharos"中劳拉爬上水面进入爱西斯神殿后画面的横向伸缩来考验游戏者的空间感觉也是个不错的创意。三代除了空间方向感外好象很少考验人其他的什么,所以我觉得虽然3代游的尽兴,但却少了一点思考。2代难度和3代差不多,1代比4代简单,但比2.3代难,5 代11月分出来了,最令我欣喜的是又多了很多美景,4代时我所期望的摩天大楼出现了,梦中的俄罗斯潜艇也悄悄地停在了岸边,有着令我神魂颠倒的古罗马斗兽场,有“花卉王国”-荷兰乡间的风车,还有雄赳赳的直升机。不知道6代还能带给我们什么惊喜?

让我来想象一下:劳拉将乘太空船去火星寻找未知的生命,去月球广寒宫会会月兔,在太空中“行走”(比游泳可难多了!)去纽约华尔街经商,在自由女神像前与敌人激战,在沙漠中寻找水源,在百慕大与旋涡搏斗,在马里亚纳海沟里与深海章鱼纠缠,甚至穿越时空隧道解开e=mc的奥秘,到宇宙大爆炸时寻找自己的存在,还可以象动画片“蝙蝠侠”中的蝙蝠侠一样,战胜自我,逃脱敌人所设的梦境,回到现实中。也可以是郑渊洁笔下的鲁西西,到微观世界去,同细菌大王来一次谈判......总之一句话,希望劳拉以后无处不去,上天堂,下地狱;上刀山,下火海,扮演人间所有角色,去所有我们所能想到的和我们所有不能和不可能想到的地方或不能叫做地方的地方,去探索更多更奇妙更精彩更复杂更未知或者更恐怖更可怕更诡异更阴森的世界。 玩古墓丽影对与游戏者是全面的享受与锻炼:在迷宫般的游戏里,需要好的空间感和方向感(这方面男性比女性强);在对付敌人时,又需要你熟练的手指,更需要你的反应能力,动作稍慢点都是杀身之祸,要恰到好处,才能运动到恰当的地方,这一点上很象钓鱼,反应要快;在解迷时,需要你细心发现游戏中的暗示和标记,需要智力,更需要想象力—发散的想象—得出许多风马牛不相及的假设迷底—然后验证,经常的情况是验证了还不行,于是不断地想象,不断地验证,不断地重复,直到成功;游戏里,最需要的是耐心,很多人说古墓很难,其实是他们缺少耐心,如果他们静下心来,就一定会有所收获,耐心这点上,和钓鱼又是很象的;也需要一点胆量,不是吗?这么多的僵尸,老鼠,打手,蝙蝠,老鹰,怪物,野狼,灰熊,恐龙,暗器, 鲨鱼,臭虫,鬼魂,猴子,老虎,毒蛇,食人鱼,劳拉可真勇敢。

记得我读初中时,曾非常喜欢冒险。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去钻抗战时期的防空洞,因为无人管理,所以洞中很危险,好多个洞都是彼此相通的,有点象迷宫。我们几个人点着蜡烛,穿着防水靴和雨衣,拿着武器,弯腰钻入洞中,有几个洞水太深了,进不去,出洞的途中才发现原来洞口上布满了手指粗的蜈蚣!!!幸好不知怎么回事,蜈蚣们都没蹦下来,不然,我可不能“load"啊!我还玩过攀岩,不过是比较底的山,也没有电视上的危险,有一次我发现了一条人的大腿骨(还好不是整副人骨),吓了我一跳。在我家乡的山上有莹石(氟化钙),石英,我常常去采集他们。我也曾在我们家乡的小峡谷中寻找野兔,等等这些经历和劳拉的经历是多么象!我喜欢冒险的快感。古墓丽影给了我满足这种感觉的机会,让我可以在虚拟中完成现实,而不必如现实一样的劳累.受伤或冒着生命危险,而且她是那么地接近现实——以致与我如此地沉迷其中不能自拔——因为她帮我实现了现实中不能实现的某些东西。

有空的时候我会去上海博物馆和自然博物馆还有水族馆,看看被劳拉干掉的霸王龙的化石,看看那把龙匕首,西安兵马俑,还有鲨鱼和水怪......几个月前大英博物馆馆藏埃及文物曾来上海博物馆展出,我有幸看见了真真正正的木乃伊,真真正正的黄金面具,石雕,彩绘,棋盘,珠宝首饰,泥偶......简直不可思议!她就在我的面前!5000-6000年前埃及人智慧的结晶,就活生生的在你面前!你怎能不激动呢?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目睹,只有在课本上才能读到的希腊文明的祖宗--世界最早的文明--建造现代科技叹为观止的金字塔的文明的遗迹,给我们栩栩如生展现了埃及人的生活,感受这一切是幸福甜蜜的,正如我们和劳拉的旅行。

2000.1.15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