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梦与游戏之间  (阅读 808 次)

梦与游戏之间

« 于: 2005 三月 03, 下午 08:53:30 »
Open quickbuttons

lion


  • 访客
游戏如梦、梦如人生。   

那个曾在梦里萦回的面庞,渐渐真实了起来,就在我的面前。   

啊,记起来了,她叫劳拉,来自一个叫“古墓丽影”的世界…

她玲珑娇小,身手不凡,有着古铜色的皮肤和棕色的眼睛,脑后,一根深褐色的辫子随风飘扬……

但,我只看到那个熟悉的眼神,带着一丝淡淡的,一种说不清是忧伤或者比那更多的东西。

她在寻找什麽呢?在古印加帝国的遗址,我看到了她匆匆的身影,宛如一个人生的过客;在长城上,我又遇见了她,她说她要去寻找龙的匕首。“但那无疑是危险的”,我喃喃着,她似乎没有听见;不久,又听说她到了印度,是为一块神秘的陨石碎片……

那以后,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了。

我看着沙漠中由远及近的身影,看见那身影跟随向导走进了埃及塞斯神的坟墓。

我想起了她的身世,在葛登史东寄宿学校时,她不喜欢参加集体运动,却常在网球课上去攀登苏格兰的丘陵山岩;在瑞士女子礼仪学校,她迷上山地滑雪,参加了喜马拉雅探险队……

也许,她天生就有一种冒险的性格,这和她那高贵的克劳馥血统是多麽不相吻合啊,我轻叹着。

她仿佛听见了我的叹息,却现出不以为然的神情。

诡异深邃的墓道,火光摇曳出恐怖,古怪雕像述说着邪恶。为什麽她的脸庞从容镇静,一如往昔,什麽样的信念蕴藏在那个娇柔的身体里呢?僵尸骷髅,被她视作玩物,猛兽鬼怪,只能俯首帖耳,是什麽力量再生了赫拉克勒斯?

是那次坠机吗?在喜马拉雅荒芜人迹的雪地里,她想到了什麽?生与死的搏斗,从亘古延续至今,也许,经历过血与火的心灵,从来再不会习惯世俗和平庸。

……黑暗之王塞斯在千年后复活了,瘟疫和蝗灾随他而至,恶魔再次施暴于大地,人类的希望何在呢?

她坚毅的面容犹如雕塑,嘴角抿出的一丝微笑使人安慰。“把一切都交给我吧,这不过又是一次新的冒险”,她说。

是的,光明的赫鲁斯曾经把豺狼封印,但善与恶的较量永远不会休止,前途未卜,我们只知道我们渴望自由、蔑视强权。懦弱和屈服是可卑的,谁又能把正义永远征服呢?

她再一次踏上征途。长期的跋涉没在她身上刻下多少痕迹,奔跑、跳跃的动作依然娴熟,拔枪射击还是那麽敏捷准确……

我暗自揣测她平时对自己要求何等严格。“当然啦”,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既然从事了这一行,我就深知它的残酷性,每一次冒险我不得不用心对待,作最充分的预测和准备,关键时刻只有你自己能决定自己的命运。我的朋友,你明白吗?”

惭愧堵塞了我的嘴,我望着她:“为什麽你有时给我的感觉象神,你是神吗?”

“神只存在于人的心中,角色的需要让我和常人有所不同,但我还是人。比起另一些人来,我知道自己在寻找什麽、会失去什麽,我也会尽力克服自身的欲望,仅此而已。”

……

巨隼飞入赫鲁斯的神像,金盔金甲的太阳神复活了,大群蝗虫和他一起爆裂……

她最终囚禁了塞斯,一切都结束了。

流星划过黎明的夜空,朝阳在金字塔后冉冉升起。

忽然,陵墓开始颤动、地面塌陷、飞沙走石,“快,劳拉,快”,我着急地叫着,但,一块巨石滚落下来,她被封死在墓里。

“劳拉——”,我从梦中惊醒了。

窗外,晨曦轻抚着大地,鸟儿在树梢间歌唱,新的一天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