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古墓丽影》和英国诗人布莱克  (阅读 786 次)

《古墓丽影》和英国诗人布莱克

« 于: 2005 三月 03, 下午 08:48:23 »
Open quickbuttons

softjoy


  • 访客
《古墓丽影》算是经典的电脑游戏,可惜我玩的不内行,就微软出品的《帝国时代》凑和着还可以。今天去看了《古墓丽影》的电影,有两点农民式的发现,一是劳拉的强壮,一是居然有布莱克的诗歌,而且诗集成为隐藏父亲遗书的秘密所在,诗句成为解释神秘魔法的依据。就是那首《天真的预言术》。原诗很长,抄首尾两段。

在一颗沙粒中见一个世界,
在一朵鲜花中见一片天空,
在你的掌心里把握无限,
在一个钟点里把握无穷。
…… ……

上帝出现了,上帝是光明,
对住在黑暗中的可怜灵魂,
然而上帝却显现为人型——
对住在光明之王国的灵魂。
(《布莱克诗集》上海三联,张炽恒译)

  张的译笔自然无法跟宗白华和王佐良比,我在《向布莱克认错》里,引用过两人的翻译:

从一粒沙看世界,
从一朵花看天堂,
把永恒纳进一个时辰,
把无限握在自己手心。(王佐良)
一花一世界,
一沙一天国,
君掌盛无边,
刹那含永劫。(宗白华)

  在表达某种具有东方色彩的玄想方面,我以为还是宗白华译得最好,有佛家偈语的味道,“一花一世界,三藐三菩提”。电影情节的安排肯定受到了布莱克诗歌的影响,他的神秘主义倾向,擅长运用的隐喻和象征,给了编剧无限的想象空间。

  劳拉要完成父亲留下的任务,在九星一线的时候,通过两个“半三角”聚合赋予的伟大力量,获得穿梭时空的能力,再见父亲,并且摧毁邪恶的企图控制人类的“光照教派”。这有点类似于周星驰的“月光宝盒”,只是《古墓丽影》的神秘色彩更浓一些。在欧洲的眼里,东方的神秘主义总是引人入胜。劳拉根据父亲“从一粒沙看世界”的话里猜测到遗书的下落,就在《布莱克诗集》的封底,那里有一个三角的徽记,从而明确了自己的任务。而最后,当两个“半三角”合并时,又需要一粒沙子的撞击,才能唤醒沉睡的伟大力量。布莱克的诗歌,成为电影情节发展的动因。

  从神秘主义的角度,布莱克和博尔赫斯倒有几分相近。博尔赫斯在《炼金术士》里说:

东方蔚蓝寥廓的天际,
行星的光亮逐渐黯淡,
炼金术士思索着
联系星球和金属的秘密规律。
看完电影回家,我找出《布莱克诗集》,翻到封底看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