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主题: 初玩古墓的时候  (阅读 867 次)

初玩古墓的时候

« 于: 2005 三月 02, 下午 10:32:24 »
Open quickbuttons

阿瞬


  • 访客
95年开始玩古墓到现在也有7个年头了,想起与古墓第一次的接处就想是初恋般的感觉。95年PS游戏渐渐兴起,那时还不知PS为何物的我被同学拽进了一家PS游戏厅,就这样和劳拉相识了,记的当时我所接处的游戏全是2D游戏,哪见识过3D游戏所以大脑有点翻不个来,有点傻子进城的意思,不知大家第一次玩3D是什么感觉。我是一个很爱玩游戏的人,和别人不一样的是我玩游戏从不半途而废,认为好的游戏一定会把它玩完。自认为高人一等的是玩完了“冒险岛”。这是一款大众游戏,可真正能把它玩完的人可不多。(自认为红白机系列的经典游戏有魂斗罗,双截龙,松鼠大战,沙罗曼蛇,赤色要塞,绿色兵团,恶魔城,忍者神龟等)可以说红白机伴我走过了童年,等到大点的时候有了街机——街霸,三国这些经典有伴我走过了几载风雨,那时就不玩8位游戏了。言归正传我的同学玩的是生化危机一应该说那也是很不错的游戏,(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做为PS上最经典的两款3D游戏,两个公司好象有比的意思,相继出了2,3。可后来古墓越出越多,生化就比不了了。)这时我旁边的人玩的一款游戏深深的吸引了我。只见一位动作优雅的女士,在古墓里时而与野兽搏斗,时而飞岩走壁,从那时起我发现我以前玩的都不叫游戏了,去过游戏厅的人都知道,看别人玩游戏也是一种乐趣,我置同学于不顾,津津有味的看起古墓来,当他玩到金字塔第一关的时候,死活过不去了,我在旁边也给瞎出主意,可就是过不去,折腾了一个多小时那人见没有头绪,就买单走了。(后来知道就是狮身人面像后面的一把钥匙难住了我们)。那人走后我心里一下变的空荡荡的,好象心里有什么牵挂似的。我知道是她,我决心要玩古墓,我要见到她!放上古墓的盘我心情一下激动了起来,我看到了以前玩游戏从来没看到的动画,由其当向导被狼咬死,劳拉脱下披风时,一种使命感由然而生,当劳拉走进古墓身后的大门关闭的时候感觉仿佛是我被关在了古墓里了,只有一条路了就是向前。玩上古墓才知道,看人玩是一回事,和自己动手差别太大了,自己上手寸步难行,游戏厅的老板还算有点良心拿出本残缺不全的功略给我,有功略有何用?走都走不了,劳拉卡在墙角,一会便不知道东南西北了,然而我深厚的游戏功底开始发挥了,我先搞清了所有键的功能,便开始向第一个难题进军,一个小药包,就是第一个秘密地点,当然当时不知秘密地点为何物,只知道功略上是那样写的,可功略上没写要摁那个键,好不夸张我取那个小药包跳了在50次以上,因为当时不知哪个键是抓,瞎试,碰对了也因为没摁死而掉下就着样。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被我抓住了,于是得到了古墓的第一个奖励——小药包。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第二次玩古墓就好多了,也不转方向了,也不头晕了,键也上手了,第一次见到记忆点时都不知那为何物,后来知到后,觉的能记忆的游戏真好!众多3D游戏中古墓是我玩的最不头晕的也许是它用了追尾角的缘故,(场景固定的游戏除外),有同感的人请举手。